14岁女孩谈恋爱被打骨折:父亲,这就是你说的开放式教育?

时间:2018-02-08 16:45:14 作者:含香小说网站 阅读: 8129 点赞: 62 分享: 62

第1章我喜欢的人叫林南

我叫林言,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爸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。

本来我爸是不着急我的终身大事的,可前阵子我告诉爸妈,有喜欢的人了,他开始强烈反对我们在一起,并且安排了很多场相亲。

我喜欢的人叫林南。

林南是在他两岁的时候被我爸捡回来的,那会儿我爸妈已经结婚五年,一直没有孩子,所以就收养了他。

一年之后我出生了,我跟他一起长大,感情一直很好,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我们都会分享。久而久之,我们之间产生了并非亲情的爱。

我知道那是爱情,当我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,就第一时间跟爸妈说了,但是他们并不同意,甚至急于把我嫁出去,我不敢再提,只好偷偷的跟林南在一起。

今天的这场相亲我没打算去,但是架不住我爸妈一直在叨叨,最后只好去了咖啡厅赴约。

对方是个搞金融的,挺有钱的,我一直心不在焉的,场面一度很尴尬。中途我妈打电话过来,我以为她是来查岗的,可接了电话之后我才知道,我的家从今天开始,一切都要变了。

我妈在电话那头哭着说:“言言,你快到医院来,你爸从楼顶上掉下去,现在快不行了……”

那一瞬间我是懵的,手机都掉在了地上,反应过来之后立即赶去了医院。

到了医院的时候,我爸已经抢救无效身亡了。我哭了,我妈抱着我。

据我妈所说,林南回去的时候见我不在,就问了几句,从我爸口里得知我是去相亲了。他一向温和有礼的,估计今天也是被逼急了,就跟爸争吵了几句,我爸是个急性子,两人动手了。

我还有个弟弟,正在读高三,马上要高考了,两个人争吵影响到了他学习,被我妈劝住,他们就去了小区天台。

我妈哭着说:“我当是怕他们打起来,他们走了之后,就悄悄跟着他们去了天台,谁想到,我亲眼看见林南把你爸推下了楼!”

“妈……”我震惊不已,迟疑了片刻,才缓缓说,“林南他不会这么做的,他不是这样的人,你是不是看错了?”

“我怎么可能看错!他现在不见了,肯定是躲起来了!”妈哽咽着,泪水簌簌,“我跟你爸,相爱了一辈子,现在他却先我一步走了,你说我一个人要怎么办?”

我知道爸妈的感情很好,现在这个打击对我妈来说太大了,我紧紧抱住她,哭着说道:“妈,你还有我呢,还有林荣,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……”

爸的离开的太突然了,我哭了很久,直到没有力气,缓缓睡去。

让我没想到的是,夜里我妈殉情自杀了。

今天本该是我的生日,该是个开心的日子,可我却在这一天之内失去了双亲,几乎痛不欲生。

在亲戚的帮助下,我行尸走肉般的处理完了父母的身后事。

自那天之后,林南就消失了。

他是我用生命爱着的人,我心里对他还是心存侥幸的,觉得他肯定做不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。

我开始疯了似的寻找他,可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我心中越来越慌。

如果之前,我对林南还心存侥幸,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情,就让我彻底断了这个念头。

父母头七过后,我送弟弟去学校。

我们两个人情绪都很低落,一前一后的走着,到了十字路口的时候,正好跳了绿灯。

弟弟走在我前面,我跟他相距了四五米的样子,我看到路口突然冲出来一辆黑色轿车。

正常车辆过红绿灯的时候都要减速的,可这辆车的速度奇快,我心里陡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“林荣,小心!”我大声提醒走在我前面的弟弟,可为时已晚。

我亲眼看着那辆黑色的轿车,把林荣撞飞出去,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突如其来的意外,我懵了几秒钟,那辆车从我面前驶过,快速逃离。

那一刹那,我看见坐在驾驶位的是个男人,他带着墨镜,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他是林南。

我呆呆的站在那里,全身的血液都倒流了。

那个曾经说要娶我,说永远都会保护我的人,现在开着车,把我弟弟给撞了。

我悲痛欲绝,我忍着泪拨了急救电话,把林荣送到了医院。

他伤的很严重,身上多处骨折,最严重的是左腿,最后没能保住,截肢了。

我看着手术完的他,一条裤腿里空荡荡的,心一抽一抽的痛。

几天之间,那个温馨幸福的家已经不复存在,成了现在这般千疮百孔的样子。而这一切,都是林南造成的。

我报了案,在警察的帮助下,我找到了他。

他现在是京都有名的富豪的儿子,更名为宋庭歌。并且让人奇怪的是,很多人都可以证明,宋庭歌从小就在宋家长大,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宋家。甚至我得知,宋庭歌早于半年前就跟京都的唐家联姻,婚期就定在下个月。

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是震惊的。

他两岁的时候就被我爸妈收养了,我跟他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二十多年,怎么会有错?

我把这些事情,都跟警察说了,并且拿出了证明,警方又进行了深度调查,但进展缓慢,林南他依旧活的好好的。

我焦急不已,通过多方打听,找到了宋家的住宅。

在宋家的豪宅外边蹲守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,我终于见到了准备出门的林南。他坐在一辆黑色的车里,我认识那辆车,就是撞了林荣的那辆。

我胸腔有一股怒火在熊熊燃烧,也顾不了那么多,直接冲过去拦住了那辆车。

司机一个急刹车,车子在离我还有二十公分的地方停住。

“妈的!你找死呢!”司机降下车窗,对着我骂了一顿,“赶紧滚一边去,别拦老子的路!”

我没有动,大声喊道:“林南,你下车,我有话跟你说!”

“疯女人,赶紧滚!”

司机又骂了一声,我没有理他,看到后车窗降了下来,疾步走了过去。

林南带着墨镜,冷漠的说道:“小姐,我不认识你,请你快点离开。”

第2章宋庭歌的情妇

他说他不认识我,神情冷漠的像是对待陌生人。可我却认识他,他就是林南,我不可能认错。

“你不认识我?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吗?”我冲着他低吼。

他没理我,对司机低声说:“开车。”

车子从我身边驶过,他始终目视前方,没有看我一眼。

“林南!”我看着扬长而去的汽车,用尽全身力气嘶吼他的名字。

车子没有停,我绝望不已,有泪水顺着脸颊低落。

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他这个名字。从此他不再是我爱的林南,而是宋家的二公子、杀人凶手宋庭歌。

一个月后。

我在一家会所做陪酒小姐。

最近这段时间,家里发生的变化太大了,林荣的手术费医药费,都需要我来支付,我没办法,只能来这样的地方挣钱。

今天有个客人点了我的名,领班说是个大人物,让我好好表现。

会所里最贵的包间,我也是第一次来这儿。推开门之后,我看到包间里只有一个男人。

我走到他面前,瞅了一眼他的相貌,一下就愣住了,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相貌这么出色的男人了。

他的坐姿有些吊儿郎当的,双腿交叠放在桌子上,长臂伸展搁在沙发背上,嘴里叼了一只香烟。

“先生您好,请问怎么称呼?”我微笑着看他。

“白司城。”他嘴角染上几分得意的笑。

这个名字在京都还是响当当的,据传是个很厉害的角色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又问:“做情妇,有兴趣吗?”

这家会所的老板不强迫卖身,但不乏有些人跟客人关系好,私底下被包养。这种事情,我也是见怪不怪的,只是发生我身上,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,犹豫了片刻。

“你的……情妇?”

白司城道:“不,是宋庭歌的情妇。”

听到这个名字,我是震惊的。

这一个月来,警方的调查又有了新的进展。他们在天台取到了指纹,可是却跟宋庭歌的对不上,我妈是唯一的目击者,却也离世了,因证据不足,所以不能给他定罪。

而开车撞了林荣的人,虽然有监控拍到了那辆车,可却没有拍到司机的正脸,我一口咬定是宋庭歌,但他死不承认,闹到最后宋家也只是赔了点钱,而那点钱根本不够林荣的医药费。

我一直都奇怪的很,我妈说亲眼看见了,她不可能骗我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,可我却没办法查清楚。

之后,我找过宋庭歌数次,但经常是连他的面都没见到,就被赶走了。

今天白司城突然找我,提到了这个名字,亦是在意料之外,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打量着他没说话。

白司城见我杵着不说话,又道:“你一定很奇怪,为什么跟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,会在一朝之间变成宋家的二公子。”

我惊讶的张了张嘴,看来白司城是把我的事情都调查的很清楚了。

“你知道?”我问。

“这个老子不知道。”他答,“但老子知道,你这段时间一直企图接近宋庭歌,可每次都被他身边的人给清走了,老子可以把你安排到他身边。”

“当真?有条件么?”我心存疑惑,不觉得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人,会这么帮我,一定有条件。

白司城笑了一下,“老子想借你的手掰倒宋家,给句爽快话,答应还是不答应。”

这对我来说,确实是个突破口,想了片刻说道:“好,我答应。”

*

倾城会所里的灯光五颜六色的,我穿着一件小黑裙,身材被勾勒的很是火辣,踩着细高跟,再次走进了这个最贵的包间。

白司城提前通知了我,今天宋庭歌会过来,就在这个包间里。

进去之后,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正中央的宋庭歌。

白色的衬衣外边是笔挺的西装,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透露着几分严谨,在这样灯红酒绿的场合,显得格格不入。

他还是那样,英俊的让人移不开眼。

尽管在内心里已经预演过无数次相遇的场景,但我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了,像是僵住了一样,动弹不得。好在包厢里嘈杂,没人发现我的异样。

我和另外十几个姐妹,站在这些男人面前,如同商品一样,任由挑选。

忽然之间,有人提到了我的名字。

“哎哟,这不是林言么?怎么在这?”

我循着声音看过去,居然是我爸妈出事那天,跟我相亲的那个男人。

他叫吴越,那天相亲的过程并不愉快,但他之后依旧联系了我,在他得知我家里出事之后,从未表示过关心,反而是不停的约我,骚扰我。我气急之下把他骂了一顿,没想到就今天会在这里遇到。

我觉得难堪不已,未曾搭理他,吴越他却起身走到了我面前,肥腻腻的手抓住我的胳膊,笑道:“前阵子我约你,你还不答应,我以为你是真清高。没想到,都是装的,装的还真特么像!”

“你松手!”我挣扎了一下,但他力气极大,我根本无法挣脱。

吴越紧握着我的胳膊,大声说道:“今天晚上陪我,这些钱都是你的!”他拿出钱夹,掏出一叠钞票甩在我身上。

那一瞬间,我觉得尊严被人踩在了脚底下。

我紧抿着唇角,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钞票,抬头的刹那,我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宋庭歌。

在自己仇人面前被这么侮辱,还真是讽刺。

吴越出手很大方,我知道自己很需要这些钱,我蹲下身子,动作缓慢的捡起地上的钱。

宋庭歌他突然出声:“吴总,你过分了。”

吴越道:“怎么?宋二公子要英雄救美?那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她弟弟现在躺在病床上,很需要这些钱,你这不是帮她,反而是害了她。”

宋庭歌面不改色,低声道:“我想,我比你更有钱。”

吴越一怔,随即笑道:“既然宋二公子看上这妞了,那我也不跟您争。”

他退回去坐下,宋庭歌一把扯过我的胳膊,强制性的带着我离开了包间。

“林言,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
他冲着我怒吼,我抬头,对上他的目光,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,“当然知道。”

宋庭歌瞪大了眼睛,怒道:“林言,你怎么可以在这样的地方?”

他冲着我怒吼,我抬头,对上他的目光,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,“林言?现在认识我了?”

第3章宋庭歌的未婚妻

宋庭歌身子一僵,动了动薄唇,没发出任何声音,我笑着说:“之前宋公子可是亲口说过,不认识我的。”

“林言,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些,现在立刻跟我走!”

他扯着我的胳膊,往外走,我用力的甩开他,说道:“宋庭歌,你现在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这些话?你毁了我的家,现在又来装好人,给谁看呢!”

“言言,爸妈还有林荣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,只是有些事情我现在不能告诉你,你知道的越少对你越好。”他神色略无奈,语气也软了几分,“你也不要这么倔,跟我走吧。林荣所有的医药费,我都会来承担的,你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我笑出了声,“宋庭歌,爸妈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叫的?你不会良心难安吗?警察没办法奈你何,但我一定会调查出事情的真相的!你别想逃脱!”

“林言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想查清真相,可有些事情,你真的是不要知道才好。”我无奈的看着我,“相信我,等时机到了,我会告诉你一切的。”

愤怒和仇恨已经冲昏了我的头脑,根本不愿意相信宋庭歌所说的这些,怒道:“宋庭歌,你这借口真是好啊!时间拖的长了,就越难调查!你要是还有点良心,就去自首吧。”

宋庭歌蹙眉,盯着我看了几秒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,就拖着我往外走,这一回他的力气格外大,我根本挣脱不开。

“林言,有些误会现在没办法跟你说清,我知道你肯定恨我,我也不想跟你扯这些,现在你立刻跟我离开这个地方,这不是你该来的!”

他走路的速度很快,似乎是生气了,语气难有的严厉。可我比她更生气,我骂道:“宋庭歌,我他妈这样不还是你害的?你以为还你家赔的那点钱够医药费?我要是不来这样的地方,林荣早死在医院里了!”

宋庭歌脚步一顿,回头瞪着我,“我说过了,林荣的医药费我来负责,你离开这里!”

我们停在了会所的大堂内,我双目猩红的看着他,一字一顿的说:“我也说过了,我不想跟你走!我不会要你的钱的,我要的是真相,是公道!”

大堂内来来往往的不少人,有人停下脚步,打量着我们,我眼神狠厉的扫了他们一眼,接着大步离开。

这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,醉的不省人事,怎么离开的已经不记得了。

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幢很豪华的别墅内,宿醉后的头疼很折磨人,我起来用冷水洗了脸,清醒了几分之后就下了楼。

宋庭歌正在厨房里忙,见我下来之后,笑道:“起来了?早饭马上就好,你坐着等会儿。”

我看着他在忙碌的身影,曾几何时,他也是这样每天给我做早饭的。如今想起这些,只觉得嘲讽的很。

“没想到一个月不见,宋先生飞黄腾达了,这一套别墅,得好几千万吧?”

我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,语气极其讽刺,宋庭歌低声道:“你喜欢吗?”

“怎么,宋先生要送给我?”我坐在了沙发上,接着就听到宋庭歌清澈的声音:“你喜欢就拿去。”

我道:“宋二公子还真是出手大方,可惜了,我无福消受。”

宋庭歌不再言语,把做好的早饭端上了桌。他的厨艺一向很好,做出来的食物都是色香味俱全,可我这会儿看了只觉得反胃。

他让我吃早饭,我没动,接着他的手机就响了,他接了电话说有事要出去一趟,让我好好吃早饭。

宋庭歌走了之后,我没吃早饭,而是把他这里都翻了一遍,可惜的是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

我打算离开,打开门的刹那,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年轻女人,穿着很时尚,相貌也还算漂亮。

白司城给我看过她的资料,这人就是宋庭歌的未婚妻,唐家大小姐唐清雨。

她身后还跟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一个个表情都凶神恶煞的。

我扫了她一眼,侧身准备离开,但唐清雨离开了。

“你是谁?”她问,语气不善。

“我没必要告诉你。”

我亦是没给她什么好脸色,唐清雨冷声道:“家里来贼了,把她抓起来,送警察局!”

来者不善,看来是早有准备了,说不准就是她把宋庭歌给支开了。

我想了片刻,道:“这里是你家?我要是没记错,应该是宋先生的房子吧。”

“宋庭歌是我的未婚夫,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,你说是不是我家?”

我神色一顿,那一刻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那个我深爱过,痛恨着的男人,马上就要娶别的女人了。我知道我不应该再这样的,可我的心却忍不住的一抽一抽的痛。

我怔楞了十几秒,勉强挤出笑意,说道:“那恭喜唐小姐了。不过,我真不是你口中所说的贼。昨天晚上是宋庭歌把我带回来的,不信你可以自己问他。”

唐清雨的神色有那么一刹那的惊愕,但很快又恢复了。

“你别想挑拨我们的关系,他不可能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,你就是一个贼,快点把她抓起来!”

她身后的那几个男人,我不是他们的对手,只能被送到了警察局。

在问话过程中,我察觉唐清雨跟警员的交情不浅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完全不给我辩解的机会。

最后的结果是,拘留十五天。

我简直要气炸了,但生气是没有用的,冷静下来仔细一想,肯定不能在这里拘留十五天,毕竟挑事的人是唐清雨,我不能就这么认了。

我拜托了警员,让他帮忙联系了白司城。

他来的很快,跟警局的人打了声招呼,就把我给带走了。

白司城的车停在警局门口,我跟他并排坐在后座,他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低声道:“林言,这回老子救了你,打算怎么感谢我?”

我道:“跟唐清雨的矛盾,那是必然,属于计划里的一部分,我不需要感谢你。”

白司城笑了几声,“行行,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。跟宋庭歌怎么样了?”

“就这样。”我轻声答,顿了片刻又说,“我会让他跟唐家闹翻的。”

我不想让宋庭歌好过,若是他跟唐家闹翻,必定麻烦缠身。

车窗降到了底,我把胳膊肘放在车窗上,目光看向窗外,突然之间,一辆黑色的豪车跟我们擦肩而过,我清楚的看到坐在车里的人是宋庭歌。

而宋庭歌也看到我了。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